我要當YouTuber了,請大家多多支持指教!

江湖賣藝也終於來到這一天 美肌開很大,都是幻覺不要當真🫡

//開工大吉第一彈:徵旅人//

先跟大家報告一下近況,因為疫情停擺三年的Breaking Convention今年又要在英國舉辦了,所有這個領域的相關學者、薩滿、文化推手、藝術家都將齊聚一堂在此。

作為啟靈藥復興運動中薩滿實踐者的我,當然是跑第一搶頭香,而且今年我申請了要上台當講者(搞得我過年都在寫報告),要分享這幾年的死藤水、台灣著名類比式死藤水相思樹的實踐發展,以及我這幾年因為這些經驗所創造出來的藝術創作。

啟靈藥復興這股洶洶而來的浪潮並不只有死藤水,中文資訊的貧乏讓人看不到更宏觀的視野。好在好在,我多年在這些資料爬梳,加上在秘魯叢林實修的經驗,還有去年在歐洲跑來跑去,我大概都已經知道也認識了這當中的人。

今年底或明年我有想要帶領一群人去秘魯找我的Shipobo 與Mestizo 老師做儀式,繼續深化我的學習。在那之前,我覺得有很多可以做的東西,像是教育大家關於死藤水的薩滿傳承的正確認知與實踐的經驗,以及許多相關的知識。

非常推薦有心深入啟靈藥復興運動的人可以一起來英國參加會議,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世界上真正在發生什麼事。我可以做到的,也就是分享自己的知識與經驗,加上認識的人脈,不懂的我也可以有人問。

//An article about our exhibition @ ICA NYU Shanghai 我們在上海紐約大學ICA展覽的報導文章//

//An article about our exhibition @ ICA NYU Shanghai 我們在上海紐約大學ICA展覽的報導文章//

The title of the exhibition also functions as directions for the audience. “I wish for the audience to be able to suspend their disbelief and make space for a miracle of magical thinking,” said Lin. “We can close our eyes to see more, and turn off our brains to know more.”

Shamanic practices brought Chen and Lin together in the first place. They first met in 2015, when Chen was working on a different art exhibition. They did not reconnect until three years later, when Lin heard an inner voice telling her to look for Chen.

“I didn’t even remember her name,” Lin said.

The two met again — coincidentally, just a week after Chen’s first Ayahuasca ceremony — and later Chen attended one of Lin’s shamanic workshops.

“Lin is my teacher and shaman,” Chen said.

That same year, the pair began collaboration on Sonic Driving. Chen found it fruitful to integrate the shamanic workshops with her art. “Other than exhibiting artwork as I normally do, having the audience experience the shamanic journeys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in this project,” she said.

//陰性力量:從神聖到邪惡//

有個戴著回教頭巾的女生在展覽裡快要哭了出來(Lilith 莉莉絲在回教徒女性身心中要覺醒,那真是天大不得了的事情啊!),這場景,大概跟我在耶路撒冷看到戴著猶太小帽的兩個帥得無法無天的同志接吻,當下五雷轟頂的震撼有得相比啊!

然後一個穿戴全黑,戴著黑色口罩的女生,拿著繪本站在巫術女神Hekete前面,以無比的虔誠一筆一筆畫著她的Hekete ,現場空氣完全因她而凝結,雖然不發一語但是所有圍繞的人都可以用全身的細胞感受到Hekete,以及她透過這個繪畫的過程如何將女神下載安裝在自己的意識當中(力量真的不是形式啊!)

我覺得現場不只我,很多人都想跪下來拜,但太丟臉所以忍著。

展場亮點:一個用來驅除莉莉絲的碗,寫滿了希伯來文咒語。一張圖上面知識之樹的蛇變成一個女人親吻夏娃,亞當看著。Hakete的雕像,人們正在連署希望能夠繼續在大英博物館展上成為常設展。一副有名的女巫sabbath 圖,可以看到女巫煮藥、飛天。

讓我們向那陰性,深深地獻上全部的敬意!
敬女巫,那無比聖潔的,那極端骯髒邪惡,令人不忍直視,卻也目不轉睛的,女人👩

https://linktr.ee/li.chun.lin

//舞踏Butoh @Glastonbury Tor//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我的舞踏老師蟲丸在疫情趨緩終於可以旅行的現在,穿上日本四國遍路的僧侶朝聖服,開始他的世界朝聖之旅。我一聽到他要來Glastonbury 的時候就決定無論如何要來,我曾經見證過他開啟地脈能量穿透他與人心,轉換整個場域的能量,超度所有受苦受難的人與看不見的眾生。

//薩滿的巫路地圖全階學員回饋:Lawas//

Marina教的只是我們如何跟自己的天連結,如何讓天來教導我們,讓我們的故事成為我們的力量,讓我們的身體成為自己的法器,唯有透過這些,你才能更有力量,而非文化挪用。
這個課程,讓我更理解什麼是薩滿,也是一個蛻殼的過程,其中的改變只有自己清楚。
人不能與土地、自然斷開連結,因為萬物皆有靈,有靈就有情。

//薩滿的巫路地圖全階學員回饋:Lawas//

「沒錯,我應該從自己身體出發、從自己的故事出發、從自己的血源與土地出發,唯有夠認識自己,才能長出力量,其他都像是一場表演。」
我的力量並不在於什麼西方的美洲豹、北方的蜂鳥,雖然我也曾好奇有興趣,但後來我發現,我的力量就在與我深深連結的土地上,我就是我的法器,如果我的力量要夠強大,那麼我就必須更加深耕在養育我的土地上,更坦然誠實地面對自己的身體與過往。
最後我要說的是,旅程才剛要開始,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怕,因為這整個世界是一座橋,向前走,向前走。

By Lawas

//上海紐約大學ICA的演講在紐約大學的平台上線了//

「不要講妳不懂的事情,不要不懂裝懂,魔法世界的人超級愛踢館,妳如果要賣弄一定一下子就會被識破。演講要講妳真的懂的東西,而且要用自己的話說,如果妳能夠用自己的話講出來,就代表妳真的懂了」

現代美術MODERN ART 204

齋戒的夢境、跨越維度的儀式,植物靈的教導以非邏輯的符號向度悠遊於我的意識之中,而這些抽象語言再次顯化於整個展廳:斷裂的蛇、長出花瓣的心臟、變成一袋髒水的肉身、植物靈教導如何淨化他者等等的符號斷片。

作品中的兩段引言,「去找她」、「她夢到妳」短短的句子暗示了一群素昧平生的女子因一連串的機緣巧合聚在一起齋戒、儀式,繼而以公開展覽的形式傳達植物靈的訊息,而薩滿麗純耳提面命的「夢境向來是薩滿學習與療癒的場域」則默示著《致幻記III:2-19-20》是我們這些女人共同夢出來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