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urora 演唱會遇見耶路撒冷//

一個身上穿著超過十種不同顏色的人在Aurora 台北的演場會跟我打招呼,脫下口罩😷,原來是Yoshi。

Yoshi 是我快15年前在耶路撒冷couch surfing沙發衝浪的接待主人,住在耶路撒冷的德國租界,走路跨過一個美麗的公園就可以到耶路撒冷的舊城區。

我記得那時是住棚節,為了紀念猶太人出埃及在沙漠遊浪40年還到不了流著奶與蜜的以色列(奇怪,地圖上明明沒有很遠啊),這個大節日家家戶戶都會搭建棚子。Yoshi的父母都是藝術家,住棚點綴得非常美麗。

那時候我才剛開始用搭便車跟沙發衝浪的方式旅行,渴望著遠方,跟自己說:「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詩,需要真正的危險,需要自由……」

但事實上,我才剛連滾帶爬的逃離日本的職場,雖然是個護照蓋滿章,每家航空公司都有VIP的卸任旅遊記者,背起背包,擁有自由了之後,頓時不知道自己真的想去哪裡,突然變成了一個不會旅行的人。

日本待久了,怎樣也甩不掉亞洲人的拘謹,不知所措的尷尬,深怕給人帶來麻煩小心奕奕。我心裡面,比上班的時候更迷惘,更不知所錯,最糟糕的是:「我發現自己壓根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所有我以為的想要,都是身邊灌輸給我的,我看別人要,所以才覺得我也應該想要,一旦沒有了「別人」,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幹嘛?想去哪?

這時,我才發現:從來沒有人問過我。

Yoshi的媽媽問我:「Marina 妳好奇怪喔!我每次問妳什麼妳都說好,可是我都聽不懂妳說好,到底是要,還是不要。」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我想要什麼?我只是反射性的想做個「隨順、好相處、不添麻煩、不要太有主見的好人。」

但這裡可是以色列,與上帝爭論的民族,無視權威,無禮,不畏衝突,對什麼事情都意見一大堆的猶太國度。把兩個猶太人放在一起,就會有三個意見的國家。

我大概是到了以色列之後,人生才真正有人認真問我,妳是誰?妳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也是因為這樣,我開始找到能夠跟我的靈魂對話的人,如實看見我的人們,以及無條件的接納與歸屬感。

Yoshi 是幫我打開耶路撒冷這個異世界的第一個引路人,人生際遇難料,他現在跟個台灣女生結婚,已經在台灣住了6年,中文已經比我的希伯來文還要好了!

我們聊起以前一起在耶路撒冷的朋友,住在女同志公社的Naomi去了柏林生活又回來了,還生了小孩,從猶太基本教義派超級封閉的家庭中出離的Yacob(我之後才慢慢理解那是多麼驚天動地的人生決定)好像還是在辦派對,Yoshi 的弟弟居然也跟一個台灣法國混血的女生結婚了,現在住在特拉維夫。

Yoshi 是耶路撒冷公車自殺炸彈客的生還者,我還記得他帶著我去到事發現場,地上還有個紀念碑。我常常覺得Yoshi (還有很多以色列人)的身體還是在那個「戰鬥或逃走」的緊繃狀態,或許這片土地如此的難,人們於是更深刻的活著。

他現在在Falafel King工作,真的是很適合他愛煮飯的個性,前幾年他的藝術家爸爸過世了。我記得他爸爸只有一隻手臂,因為某種神經受損導致他常常顏面抽蓄,記得他還養了奇怪的昆蟲。

那真是個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家,美麗的耶路撒冷石砌成的房子,還是個古蹟,家門口會有旅行團跑來導遊解說的那種。堆滿了灰塵,有跳蚤的貓,掛滿了美麗的地毯,Yoshi 那時剛從韓國回來,做著奇怪的亞洲料理跟執行一種奇特的飲食法,真是瘋掉的廚房,美麗石頭屋內習來攘往怪異的人們,隨時都出現完全超出我當時腦容量的藝術對話。

最奇怪的是,他們完全把我當成耶路撒冷的人,好像我出生以來從來沒有離開,本來就應該在哪裡🧐

我跟Yoshi 坐在台北捷運內,看著他跟他台灣老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耶路撒冷曾經的一切。

人生真是機遇難料,難料啊!

有圖為證,我當年也是個妹,好嗎?

旅行的力量

發表者:Marina Lin 林麗純

薩滿。魔法。藝術 Marina creates art with shamanism and magic As a former travel journalist, Lin embarked on a shamanic journey during a spontaneous vision quest in a desert in the Middle East. She has spent over ten years traveling around the world to study from various shamanic cultures, provide shamanic healing, teach shamanism courses, as well as lead rituals. Lin began learning Ayahuasca in 2012, and is one of the few practitioners in Asia to have been fully trained in the authentic Ayahuasca lineage. She has studied with Mestizo shamans Christina Mendoza and Herbert Quinteros from Peru, and Shipibo Canibo shamans Antonio Vasquez and Metsa Oka, among others. Under the guidance of Israeli and British occultists, Li-Chun has received initiation into a magical current. 林麗純曾任旅遊記者,一次在中東沙漠自發性的靈視追尋(vision quest)中踏上薩滿的旅程。 長年穿梭在世界各地的薩滿文化中學習並給予薩滿療癒,教薩滿課與帶領儀式超過十年,過程中發現自己有北投凱達格蘭族女巫的血統。 近年開始學習魔法並與當代藝術跨領域合作,曾多次受邀在兩岸藝廊演講薩滿相關主題, 台灣『迷幻死藤水VR展』受邀演講死藤水薩滿學習經歷,合作藝術作品受邀參展韓國光州雙年展,並在世界巡迴展出。 小時候住在夏威夷,當記者去日本採訪超過五十次,旅居以色列的時間總計接近一年,跟在印度與秘魯的時間差不多。 由自身的神秘經驗出發,以長達十多年旅人的追尋,記者的直覺探尋薩滿,學霸式的熱情學習魔法。 是一位用力探索世界而梳理出根基於自身經驗的薩滿與魔法實踐者。 對於植物靈有深度的聯結與學習,喜愛身體工作與廚房魔法,熟稔性能量和神聖陰性力量與薩滿和魔法之間的關係。 日復一日站在薩滿與魔法裡面,過著踏實落地的日子。 相信身土不二的哲學,不斷鑽研透過五感覺受與意識拓展,來觸碰另一個人靈魂的途經。 2012年開始學習死藤水,是亞洲少數受過完整正統死藤水傳承訓練的實踐者, 師承秘魯Mestizo 薩滿Christina Mendoza, Herbert Quinteros,Shipibo canibo薩滿Antonio Vasquez, Metsa Oka等人, 並運用核心薩滿的學習拓展出獨特的薩滿世界經驗。 在以色列與英國秘術師(occultist)的引導下,接受啟蒙進入魔法結社中。 現在唯一的老師是自己的身體與腳底下的土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